交流困難

是瞎摸的约瑟夫,哦他真好看
电脑和手机的色差简直了.._:(´_`」 ∠):_ …都不发原图惹

以及为什么我的手绘板又坏了呀!!!ヽ(・_・;)ノ

是菜鸡!
之前板子莫名其妙的好了, 就开心的摸了菜鸡,结果后来打游戏才发现自己忘了超多的东西。。(一开始知道会放很多,但是没想到这么多emmmm)
总之就是很丑了。。。
我单独截了个头像,然后最后一张就是没有那个背景(本来还有一个画了很久的背景,结果手机和电脑有色差,之后变得巨丑.._:(´_`」 ∠):_ …就不发了)

我发完以后图片好模糊,这就是传说中的压画质吗?ヽ(・_・;)ノ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唔,之前画的守约新皮,忘发了。。。

两张是差不多的,p1在手机相册里条了一下色差

啊。。。我好像忘画眼睛了。。。

emmm这个有点恶心了吧。。。

2⃣:

走起!

老橘🍊:

恶心至极

老白💤:

望周知✨✨✨✨

覃狗狗:

#求k#
#年度大瓜#
#农药圈毒瘤##白莲花是如何养成的##欢凌汪#
看欢凌汪大佬是怎么做到从8月份到现在掉粉无数以及亲友一个个都拉黑她的。抄袭,描图,抄画风,ky,这些都能发空间发粉丝群小窗找亲友博同情被原谅qwq。“抄遍同圈所有人,也有粉丝来洗白!”  让我来看看欢凌大佬的精彩表演吧!

【雷安】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1)

MarsLight:

hesa:



现代,高中生,学校头目雷X海外归国转校生安




正剧向,这个安迷修一点都不如软,甚至硬的吓人




我流雷安,ONLY雷安




是谈恋爱,但也是战争,只是两个人的战争,和跟自己的战争




预计中篇,大概七章搞完,什么时候写完不一定




和我太太一起写的,夫妻合作产粮,故事我搞得,所以OOC属于我,文笔实力属于我老婆,OK?












追根溯源这件事对雷狮来说并不是件舒心活,本来他也从不是那种会拿追忆当消遣的感性类型。年轻男生们的硝烟本质上就是肾上腺素麻痹理智的直观体现,更何况这一切还绑定着他与人与己的惨烈斗争——无论是彼此相看两厌针尖麦芒的时期,还是与自我天人交战头破血流的夜晚,无不充满了严峻的对峙和凶暴的撕咬。




——不过归根结底,这仍是个关于恋爱战争的故事。




 




雷狮的高中生活,是从一张纸开始的。




并非什么字字珠玑的箴言,更不是海誓山盟的情书。上边的内容由他某个拥趸撰写,他本人也从没认真看过,大概是类似“我发誓高中三年对雷狮及其团体的决定和行为都言听计从不予反抗”这样的胡话。








这学校虽然看着气派但名声不大清白,至今还流传着建校资金来自某位不可说的黑社会巨头遗产的传闻。既然根基都是歪的也指望不了它正直生长,地下世界乐于送自家儿女就读的后果就是学生里身家神秘的一多,校园气氛便早早地被渲染成了成人社会的缩影。








雷狮就读的时候,这所高中早就成了无药可救的阶级体系:弱者附庸强者以求自保,谄媚进贡无所不用其极;职工小心讨好着一群半大孩子,只要路数对了真的能捞到切实好处。所以他进校前就非常明白下马威的意义,并不是真的叫学生们从此对自己三跪九叩,而是开始就从心理上压人一头。




头天开学典礼一散,他让每班去一个比较得力的干部,领着一群他自己都没混脸熟的“下属”,新生们刚回教室就被他的人堵了个滴水不漏。哪里还有老师的影子?在这里生存的第一要义就是察言观色,市里最得势的集团的三儿子,光这一个头衔就给了他为所欲为的资本。








他本人挑了最近一个班进去了,捡了把椅子反坐着看卡米尔给在座位上正襟危坐的学生们分发那张“服从雷狮宣言”。这幅像监考期中一样的场景让他觉得有点好笑,而且卡米尔还真有那么些班干部的气质。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考试”中看也不看内容就签下名字的学生可不会受到谴责,识趣的动物本能在这种地方是值得称赞的。




当然,就算那些会仔细阅读这些霸王条款的学生最终也会屈服。不良团体也是讲诚信的,他们的纪律性不比西西里的黑手党差,在这里向一目了然的王者宣誓效忠,以后的日子最起码不至于受到霸凌。








雷狮百无聊赖地打了几个呵欠,打心底佩服表弟兼军师的耐心。随便扫视,晃到一半又不动了。








打小见识过各色人等的他从来不是无谋的暴君,刚进这个班五分钟他就已经摸清这里坐着的所有人的效忠程度:非常乐意甚至暗自窃喜的、不太甘心但无可奈何的、不甚关心仅仅是随波逐流的……但是,即使没有这般明察,他也绝不会看漏了那么突兀的一角。








那双指节分明的手已经将白纸攥得皱巴,似乎在忍着不要把它揉成团掷出窗外;亚麻色的额发下明明有着一双颜色温和的绿眼睛,却燃烧着愤怒的烈火。其他人都伏案疾书的那短短时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坐得笔直,乃至僵硬。








雷狮笑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对面的人这样子显得有点滑稽,挑起了他不正当的玩弄心;或许单纯是这个下午太过无聊,秋日的太阳照得人发懒。








“最后一排的……”他随意扒拉过排位表,“……安迷修同学。哦,备注写着刚从海外回来的,是看不懂上面的语言么?”




 




他才不是真的善意关心,任人都听得出从里到外的嘲讽。事实上这也不是雷狮第一次注意到安迷修,开学典礼的时候,这个站得堪比圣彼得教堂前的瑞士佣兵的新生就已经夺去了他的注意力。








那时操场上的那个归国子弟,在一群站姿横七竖八的不良和他们制造的污言秽语和各种烟草青雾的缭绕中,目不斜视看着前方的样子——该怎么说呢?格格不入太过贬义,鹤立鸡群又等于误伤友军。像泥沙里的烁金,照进厚重阴霾的光芒,既不受浸染,又显得孤独。








新生们的窃语也让他听了去:什么休学一年在海外拜师习武,什么是个恪守信条的清教徒一样的异类,什么讲话和举止都有点像是四百年前穿越过来的。还没正式上课,安迷修已经被不良们面带调笑地称为“小骑士”,明褒暗贬得很是刁钻。








雷狮的眼睛并没有在那里多做停留,因为并没有什么会从对方身上受到挑衅的预想。但此时那点回忆变本加厉地勾起了他的兴趣,他几乎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最后一排的那个人双手拍着桌面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在全班惊恐的瞩目中一步不停地通过走廊来到了他的面前。








甚至不需要说什么,安迷修从刚才到现在的每一个举动,他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构成了挑衅。








他也并不是会甘愿被俯视的存在,闲散地撑起身子站起来,这下那副本该温柔此刻却无丝毫屈从的明晰眉目又落在了他的眼下。








即使如此对方也没有退缩的意味,短促的眉梢似乎都凝着一股子骄傲自矜的光芒。








还未能细看那双眼睛里的情绪,那张黑字里已经被攥出了白痕的宣言带着加速度的力道撞在了他的胸口,这让雷狮有点惊诧,下意识低头就看见了白净手背上隐隐的青筋。








“我不会签这种愚蠢的东西,你也休想在学校里为所欲为。”








他的声音干净正直像一潭静水,若是温柔起来大概能把人溺死。可此时暗潮翻涌,内里全是一夫当关的决然。








“——你记好了,恶党。终有一日,我会将你们讨伐殆尽。”








这铿锵有力的宣言只让学生们脸色更加苍白了三分,这所学校历来就没有几个不看眼色的傻瓜,这下一个出头鸟怕是要连累整个班都不好过。




而堵着门的不良们眼睛里则是燃起了窃喜的暗火。他们在这里照样受到管制,生长期的战意正愁无处宣泄。来了一个挑衅老大的愣头青,以后做事稍稍出格只要拿他做幌子上面也必然睁只眼闭只眼,这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冠冕堂皇的借口啊。








而受到挑衅的雷狮本人,似乎感受到了意料之外的乐趣,瞳孔都像捕猎的猛兽一样因兴奋而收缩起来。








有趣,太有趣了。像这样的家伙,以后会因为怎样的压迫而崩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了。








不可能放过你的,可别让我感到无聊啊。








“——哈,可别让我等太久了。”












TBC.




只为写出心中雷安。




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雷安|番外】放课后的恋爱战争

hesa:

《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的番外


没看过前作也不要紧的前提简要:两人都是高中生,并且处在互相知道对方喜欢自己,而且也相互喜欢对方的微妙关系中。


本章高甜预警,私心导致全是糖,只是高中生在谈恋爱而已。




前作指路:【完结归档目录】[雷安] 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本章依然是和我太太一起的,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这篇番外是被十字老师骗来的 @十字九空 






失去爆发性事件后安迷修和雷狮的生活似乎重归平静,半月后更是因为考试迫近而默契地由武斗转了文斗。他们之间似乎从山崩地裂天雷地火的角逐变成了面上波澜不惊内里暗流汹涌的海面,至于其中搅进多少杂念,也只有当事人冷暖自知。


考试后安迷修依旧作息规律,周五帮忙值日后收拾了课本刚打算朝图书馆行进,就被扯住了书包带整个人都退了个趔趄。


他反射性地朝身后出了一拳,也理所当然地被轻松接下。还能有谁?那家伙站在背后一副有备而来的姿态,捏着他此时没多少攻击性的拳头,修长的手指一展就转而握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想打架?在这里?”


安迷修没抽开手,挑着眉毛出言挑衅。即使经历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照面的方式却还是没多少改变。


“还真是执着于胜利啊,安迷修。”雷狮不燥不恼地笑着,反而让人心里没底。“这些天你也挺无聊的吧,我知道个好地方,可以去那里比试。”


安迷修拿鼻子冷嗤,“怎么可能因为恶党不在而无聊。不过,宣战我接受了。”


 


 


“……你说的就这?”


看着雷狮那副计划通得逞的表情,安迷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


他们此时面对着的,是繁华带的大型购物中心。背后车水马龙,面前的八层建筑高展着金字招牌,玻璃旋转门没有一刻停止转动,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女进进出出;等入了夜亮起灯宣告笙歌曼舞的夜生活开始,霓虹的彩光能辉映出整个街区的轮廓。


虽然安迷修还不太熟悉这座城市,但商业街怎么也是认识的。在他面部抽搐的当上雷狮已经毫无芥蒂地勾上了他的肩膀,甚是亲昵地在他耳边低语,“傻了吧骑士,比试包含但不仅限于肉搏。”


虽然广义而言确实在理,但搞不清他葫芦里卖什么药的安迷修此刻只觉得“信了你的邪”。


他伸手把肩上的重量挪了下去,“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诡计,但武力以外我也不会输给你。今天就会让你明白这一点。”


“哦,那可真是要好好期待一下了。”


 


他们的目的地在顶层电玩城,另一侧就是电影院。


安迷修沉默地看着这个晃人眼睛的嘈杂场所,被后面的雷狮捉住了一刻动摇,“怎么,老古板没来过这里?”


“我……”


还真没来过。


安迷修在那个风景如画但鸟不生蛋的异国边陲养成了严肃且规律的作息,放在这里就像个早睡早起修心养性的老年人一样突兀。


他有点发虚,但决计不可能在雷狮面前露怯:“那又怎么样,你觉得我可能认输吗?”


他前边一个玩僵尸射击的人刚走开,为表自己的战意他走过去从凹槽里将那把意外沉重的电子枪取了出来,照猫画虎地比划着按了两下。


毫无反应。


 


“……”


他尴尬地上下晃了一下枪,而雷狮在一边已经别开脸快要笑得打跌,“你游戏币都没买,怎么玩啊!”


安迷修愣在一边耳朵立刻红了个彻底,半晌才强行给自己挽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只是试试机器坏了没有。”


扔下这牵强的解释他就故作镇定地头也不回去了前台,雷狮在他背后爆发式地笑出了声——耳朵红成这样,难道他真的以为掩饰的得很好?未免有点可爱。


安迷修取了游戏币回来按说明给自己和雷狮都投了三枚进机器,“来吧,开始吧。”


“你竟然知道在哪里投币。”


雷狮有点遗憾,他还以为安迷修肯定会投到退币口那里去呢。


“闭上嘴,拿你的枪。”


“哟,外行这么高兴致。”


安迷修闻言转过头来,二人互不相让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仿佛滋滋作响的电流。


“照样打爆你。”


 


出于各自的特殊环境二人都是接触过枪械的,因为这台游戏机在入口处所以没什么人注意到,两个高中男生在简单的屏幕射击上使用了堪称内行的姿势和技巧。安迷修伏低身体压在台面上精准射击,规规矩矩打完了子弹才换弹闸;而雷狮虽然随意站着边扫射边甩枪换闸还喜欢扔榴弹,细看攻击效率却高得可怕。


射击游戏是合作型,所以通关后按分数来分高下。六位数的比分里身为老油条的雷狮险胜三百,但由此拉开了席卷整个电玩城的战争序幕。赛车和射击就算了,连音游和投球都被他们玩成世纪大战。或许是因为那种紧张精彩的氛围渲染了他人,或许由于引人注目的出众外表,竟然有一批围观者宁愿把游戏币袋子抓在手里,也要乐此不疲都跟着他们奔赴下一个战场。


雷狮常来自然是有人认识的,安迷修则作为学习能力惊人的初学者引来了众人的叹服。他从来不会跳舞,但站在跳舞机上竟然能仅靠对图标的反应速度和身体素质将高难度舞曲的整套动作复制到90%中率。


顺带一提这场雷狮主动弃赛了,他实在拉不下脸在挺多认识他的人面前跳什么奇怪的韩国女团歌曲。


收官之战在老式街机对打上,虽然有趣的新游戏层出不穷,但街机还是受到血气方刚的年轻男生欢迎。雷狮手指灵巧地在几个彩色按钮和操纵杆间翻飞,他的布伦达快一步躲过了安迷修蓄的龙卷风大招跳到空中召来雷电,整个屏幕白光过后胜负分晓。


 


安迷修轻轻叹了口气,左顾右盼的眼神越过层层人群突然亮了起来。


“还有这个没比过。”


雷狮看着那个吊着大型玩偶的转盘娃娃机,转头确认,“你说这个?”


“是的。”


顺着他的视线,目的地似乎是那个半人高的小马玩偶。


“你想要这个?”


他准确地读出了安迷修眼里的渴望。


“这只是比赛的战利品。”


虽然顾左右而言他,雷狮也没漏看他眼里执着的热情。


看不出来你这家伙竟然还是个小马教徒,难不成在家里也会念叨什么友谊魔法吗。


雷狮腹诽着把游戏币扔进去,五个币抓市面卖百八十的玩偶,这种受益高于消费的机器都是做过手脚的,安迷修大概在这里玩三十年都抓不到那个马。但这里大大小小的仪器都被他摸了个透彻,雷狮几乎看也没看就按下确认。


彩灯准确地停在了大奖栏,吊线弹开后小马落了下来,他伸手往格子里一捞,塞进了眼睛都看直的安迷修怀里。


 


“喏,给你。这个就当报酬吧。”


安迷修的脸从巨型小马旁边挪出来,“报酬这么少这可不行!我可不想欠恶党的人情!”


这么说着,手上却抱得更紧了一点。


看来是真的喜欢啊。雷狮斜着眼默默把这条记入档案,“好啊,那你别后悔。”


“……要求不过分的话。”


虽然一看就是硬着头皮的回答,但主动屈服的骑士还是让他心情大好,放弃了借机开恶劣的玩笑。


“那就先请点喝的吧。”


 


两个一米八上下的汉子带个萌萌的巨型小马进甜品店这场面着实壮观,被殃及的雷狮在周围好奇的注目礼中忍无可忍把马拿去寄存,在安迷修仿佛责难杀生凶手的视线中折了三道才把那个玩偶塞进储物柜。


“大号柠檬可乐雪顶,冰块两份。”


“一杯桂花乌龙茶,谢谢。”


刚把盖着雪糕的碳酸饮料拿到手吸了第一口的雷狮差点喷出来,这每个字都散发着老年人气息的饮料名称他来这么多次可连看都没看过一眼。但是对面认真喝茶的安迷修让他错觉那杯颜色诡异的玩意似乎味道很好,夺食的渴望像手上这杯饮料的气泡一样咕噜噜地往上冒。


“安迷修。”


“嗯?”


安迷修没想到嘴刚离开习惯整杯茶就被对面的恶霸抢了去,还被毫不客气地含住同一根吸管,里面的液体顷刻就下降了五分之一的高度。


“果然还是难喝。”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让人已经无力吐槽了,安迷修看神经病一样看他,也以牙还牙地喝了一口那杯搅进了奶油冰淇淋显得浑浊的可乐,对他抬头一笑。


“和你这个人一样,超恶的。”


 


 


“请你吃饭,想吃什么。”


出来刚刚入夜,安迷修决定掏个腰包来回报那个限量小马。


“啤酒烤串吧。”


“请你现实一点,说点商城里有的。”真想撬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都是什么。


“商城有烧烤店啊,不行?”


“……行,随你。”


最起码烤串还是负担得起的。没想到大少爷喜好这么接地气,如果他说什么法国料理他的钱包可就玩完了,而且那传菜速度今天都不一定能回得去。


雷狮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呲牙笑道。


“照样吃的你倾家荡产。“


 


安迷修抖了一抖认真思考起经济问题,没想雷狮突然跑开几步把挂在手上的寄存柜钥匙抛过来,“接着,自己去接你那个马!”


他显然不安好心,眼看着钥匙就要飞到背后去了,安迷修大退几步一个起跳后仰接住了钥匙。


“接住了!”


他心里一喜还没来得及对雷狮炫耀,后背就猝不及防撞上了充气壁,整个人扑进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塑料球里。


他明白自己又被算计了一把,抬手锤了一下身边,轻盈的充气球炸开花一样飞了起来。


这是个让逛街的年轻夫妻寄放小朋友的充气玩具池,所有的幼童都停下来直勾勾地看着这个“童心未泯的大人。”丢死人了,不仅成了不速之客,还吓到了小孩子。


他对离他最近那个受惊发愣的小孩子努力挤出了和善的笑容,拿起一个球递过去想要安抚一下可怜的小朋友。


然而小朋友直接无视了他,转身去找自己的玩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由远及近,安迷修脱下鞋子放在池边,不出意外地看见了雷狮离他越近笑得越厉害,最后抱着肚子蹲在了池边。


他很想一个球砸过去,但是又被雷狮那样子给晃得发愣。他平日既冷静又跋扈,一举一动都忖度自己的威严,对上自己更是示威挑衅为主。而此刻却像个普通高中生一样开怀地笑着,挤出了笑泪的鸢尾色星目隐在盖上的睫毛后,一对小小的虎牙若隐若现地戳在他跳动的心上。


他还没仔细品味这种悸动,下一秒就被毁了个彻底。


“哈哈哈你还真的跳进去了,哈哈哈哈你是历史第一人吧!蠢到载入史册!”


“闭嘴恶党!”安迷修被嘲得耳根通红,艰难地扒着滑溜的PVC布朝外面怒吼。但很快他的愤怒就变成了惊恐,雷狮慢慢站了起来,并且后退了好几步作出了助跑姿势。


不详的预感。


“喂……你要干什么恶党,快停下!”


他的制止没有任何作用,雷狮势不可挡地直接越过了池壁把他扑了个正着,他们重新倒进了球堆里。那些蓝的黄的轻盈塑料球蒙蒙地透着暖光,被整个埋在里头的两人鼻尖抵着鼻尖,微热的呼吸都扑在对方脸上。


雷狮先冒了出来,身下塑料球的坑里露出一张傻愣着的脸,他呵呵地笑了起来,伸手捊开安迷修散乱的额发。


“现在,是载入史册的两个人了。”


那双眼睛里半是恶质半是柔情,安迷修感到自己的脸颊升温、心跳加速。他慌乱地让思绪拔出那谭紫色的深沼,随手抄起一个球糊到雷狮脸上,以免他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别突然跳进来啊,神经。”


 


雷狮拍开那个球和他拉开距离,他们开始约好一样同时用塑料球对砸起来。球设计得太过轻盈安全根本扔不出距离,但两个高中生还是不亦乐乎地把球砸得满天飞,直到被闻讯赶来的管理员请出了场地。


“妈妈,刚才那两个哥哥……”


“宝贝,别看。”


 


 


安迷修冷静下来为自己的失态而抬不起头,不仅闯进了儿童游乐区吓到小朋友,还相当乐在其中地和恶党在里面互砸……简直是钉上耻辱柱的行为,一定要好好思过了。


他正颓败地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身边的搞事狂刚安定下来没几分钟又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把他一拍,“最后比一场吧。”


安迷修心里警铃大作,“你想在这里打架?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跟学校不一样的。会被抓警察局的。”


“你都没问我要比什么。”


“好吧,你要比什么?”


“来比谁能吸引女人注意,怎么样?”


安迷修闻言差点跳了起来,这对他而言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是赤裸裸的挑嘲讽。


“好啊,比就比!”


他到底也是经不起挑衅的,即使搭讪美丽的小姐们从未成功过,涉及男人尊严的事也绝对不能让步。


雷狮看他无比顺利地轻易上钩,就差拉线了。


安迷修还在那里认真地念叨“可是这个要怎么算引人注目的标准,我怎么知道谁在注意我?我觉得……”


 


没等他纠结完胜利判定,雷狮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拉过来就堵住了他的嘴,趁防御的牙关还未闭合,舌头轻巧地长驱直入。


 


安迷修本就思考不畅的神经立刻被攻城略地的温度烧断了,他完全惊呆地僵在当场。


他在干什么?在这室内广场正中央,人来人往的夜晚?


行人的反应比他更快,自第一声吸引注意的尖叫起,三三两两结伴逛商场的女孩驻足围观,也有不少情侣兴奋地起哄。


 


安迷修回过味来把他一把推开,用手背抹着被带出银丝的嘴,不仅是耳朵,连脸颊和脖子都染上了绯色。


拍照的咔嚓声此起彼伏,显然雷狮的战略相当成功。应该说不愧是恶党吗,既动摇了他的心,又卷走了人群的注意。


跟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家伙一起真是没好事。但只有自己这样惊慌失措,面前的家伙却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他不服输的本性又占了上风,羞耻心被一股脑抛诸脑后。


即使是示爱,也别想让我认输。


 


他后退一步单膝落在锃亮反光的瓷面上,左手覆在胸口行礼,右手手掌向上伸出。


人群愈发骚动,连上面两层也有人好奇地围了上来,还有人以为是节日放送的表演。


 


“雷狮,”他故意把名字咬字清晰,抬头认真地注视着那双此刻情绪不明的眼睛。顶灯的光点落在里面,像闪烁的星辰。


 


“我能否有幸成为您的守护骑士?”


 


天地寂静了下来,像新年敲钟前的屏息,狂欢开幕前的按捺。


 


“好啊。”


 


回音带着笑意,雷狮把手放了上去。安迷修神情虔诚地低下头,给了他一个轻如蝴蝶落上手背,又重如宣誓此生的吻。


 


从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瞬间达到沸点,他们一边鼓掌一边调笑呐喊“在一起在一起”“恭喜结婚”,底层,上层,像泡沫膨胀的香槟塔一样蔓延到远处甚至完全不明真相的人,一同分享着实为赌约的“两情相悦”的快乐。


安迷修拉着雷狮逃出了包围圈,他为这场比试被当做告白祝福而有些心虚,但当时他的心情却并非简单一句演技可概括。


 


“恶党,这次是我赢了。”


他绕路取回了饱受折磨的小马,终于陷入了单纯因为胜利扳回一城的得意中。


“好啊,你赢了。”雷狮坦然地承认了结果,却随即话锋一转,“所以我今晚去你家住。”


“你凭什么住我家?”


安迷修惊恐地抱着马,为其不要脸程度又一次刮目相看。


“守护骑士和主人住在一起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雷狮摆事实讲道理——虽然是歪理。他又勾住了安迷修的肩膀,眼里全是得逞的促狭。“还是说,你要背弃刚才的誓言?”


“我——”


“正直的骑士是不可能背弃自己的诺言的吧?”


他继续诱导,安迷修被堵得哑口无言。仔细想想虽然是特殊场合但并非受人强迫,确实是出自他口。


没想到就这么被抓了尾巴,似乎搭进去了不得了的东西。


 


雷狮看他一脸纠结就知道有谱,继续得寸进尺道,“明天星期六,一起去o家吧。”


“什么?为什么我要去家居店?”


“你家里东西太少了,家徒四壁啊。”雷狮遗憾地摇摇头,“作为大爷我的据点,不好好布置怎么住的舒服。”


“谁答应你了?那是我家!我家!不是你家!”


徒劳的呐喊消散在夜空中。


 


最后,这场战争到底胜负如何呢?


嘛,谁知道呢——


毕竟,战争仍在继续。




————————END————————




完结感言:喜欢他们一起在超市,餐厅,ktv,游乐场,电影院, 服装店里名曰 ‘比试’其为约会的日常。


被十字骗来的番外也写完了!今天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就真的完结啦!希望大家看的开心!这篇文章真的倾注了很多感情,如果能让大家感到幸福和感动就太好了!


我爱他们,希望他们幸福!


 


后记:真的去逛了宜家。


雷狮在宜家狠狠买了一通把家具全都寄到安迷修家,订了个大床可以让他蹭睡。


安迷修家里的牙刷啊拖鞋的毛巾啊都被他换成了双份的,还让卡米尔帮他配好了安迷修家的房门钥匙,理所当然一样进门,一有空就很不要脸的去安迷修家蹭吃蹭住。


晚上一起睡的时候安迷修抱着小马玩偶,他抱着安迷修,忽然觉得这个马真的很碍事,非常后悔自己把这个可恶的什么周年纪念马玩偶给了安迷修,计划要在安迷修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的扔掉这个和他抢人的可恶的马。


但是一次他把小马玩偶垫在安迷修腰下面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玩偶也还不错



【完结归档目录】[雷安] 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hesa:

                    《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年轻男生们的硝烟本质上就是肾上腺素麻痹理智的直观体现,更何况这一切还绑定着他与人与己的惨烈斗争——无论是彼此相看两厌针尖麦芒的时期,还是与自我天人交战头破血流的夜晚,无不充满了严峻的对峙和凶暴的撕咬。


  ——不过归根结底


               这仍是个关于恋爱战争的故事。




                 


           第一章: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1)


           第二章: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2)


           第三章: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3)


           夹层章:隐藏3.5章(是R注意)


           第四章: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4)


           第五章: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5)


           第六章: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6)


           第七章: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7/完结)


           番外:放课后的恋爱战争






              【完结归档目录,方便阅读】


                  【作者:Hesa X Anno】


                         【占TAG致歉】

省略:

是说,我原来也觉得抄画风这种说法很迷

但是大家设身处地想一下

但是当一个人渐渐的画风跟你像到会被人认错

而且相撞的都是细节的画风和梗

微妙的你甚至无处申辩

去找她时又一口认定没有

甚至周围的人都说你水平不够,对方在粉丝群里哭诉得到所有人支持

如果是我,我就退圈886了您,

您爱学学去我以后都不发画了

还好key哥心态好。

但是我看不过去,所以熬夜做了长条。

是说,站咸鱼的,甚至愿意给他点赞的,取关我吧

不然一个个拉黑名单真的很累。

今天我没有涂鸦:

非常感谢制作这个长条的不愿意透露姓名阿略同学
这是最后一条关于她的po了
谢谢各位👋🏻

雷安老师列表

終夜:

稍微記錄下,之後一個一個按進去看!感謝整理的太太!!(合掌


詩晏公子:



·是希望lof能有列表有備註的延伸產物,方便自己吃糧並且將各位老師安利給大家。超喜歡各位老師的!(尖叫)【可能有些老師我還沒有發現!如果沒看到請你們安利給我!!會引起大家爭議的老師我就不放上來啦!畢竟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本條lof允許轉載!並且時不時會更新!】
·戳有下劃線的就是鏈接啦!(我開始混更了——望天。) 
· 
老師們的組合公共號(有文有圖有馬術比賽) 
接雷安投稿的委員會
雷安每日優秀tag整理


【畫手】釀總   照衣老師   桑竹老師   化間老師   原則老師   莉爹   莉爹的小號   虎爹   敘老師    澤老師    深知老師   電總   吃爹   奔爹   面哥   邱老師   貓哥   芥末老師   爐哥   竹老師   吳爹   栗老師   晝老師   嚼爹   苒哥   言帥老師   維魯老師   夜老師   桑子老師   星望老師
  奏起老師   y子老師   芽生老師   海龜老師   星音老師   報紙老師   野老師   鹹魚遙老師   允露老師   菜爹   名前老師   羽鴉老師   塗老師   昕老師   幾木老師  硫磺火老師   自然老師   畫多老師   灰總   私老師   髁老師   傘老師   慢老師   小小老師   氨老師   麥麥老師   狗哥   冰川老師(主雷安,雜食注意)    品老師(除雷安還產各種拆雷安的注意)    豸連老師   星綴老師   雷安現世旅行365天(不知道——該叫什麼老師!我的鍋我的鍋)    鹽老師   笑老師   鑰老師(含各種拆雷安的注意)    流珠老師   凌哥   黑圈老師   越老師   醋老師   更陳老師   香老師


【文手】肉捲老師   老師    十一老師   Jane老師   涼老師   荷顏老師   卷老師   卷老師小號   紅瘦老師   蕭辰老師   白鷺洲老師  十字老師  斯斯老師    Eunoia老師   空號老師(?)    琰軒老師   Ame老師   朝黛老師   黑砂老師   水星老師   基老師   皂老師   yoyou老師   遙老師   阿欣老師  子瞻老師   北澤老師    言南老師   蘭芽老師   八樹老師   亡笙老師   一老師   背徹老師     M老師   樹話老師   芷錦老師   泡老師   疾風老師   A老師   moleko老師   喬木老師    GREYLIN老師   mars老師   餅老師   傘響老師
   東東包老師   京霍老師   顏荀老師   林子大老師   耀老師   曉嵐老師   山鬼老師  西沉老師   切片老師   籃子老師   一個瘋狂產肉的研究所(有很多安哥性轉注意)